CI理论
包昌火情报思想剖析
来源:《情报杂志》 作者:包琰(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 日期:2013年08月14日

50年来,包昌火先生在情报研究( Intelligence Analysis)的现代化、竞争情报(Competitive Intelligence)的推广、中国情报学( Intelligence Studies)学科方向的引领等三大领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贯串于他的学术生涯的一条红线,他的情报思想的精华所在,他不断倡导并身体力行的基本点是Information 的Intelligence 化,即把信息转化为情报和谋略,努力为领导集团的科学决策服务,让情报引领决策,这既是情报人员的正业,也是情报工作贡献我国四化建设的支点。
具体说来,包昌火先生的情报思想集中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以情报研究为主导

情报研究是我国科技情报工作的基本任务之一。包昌火先生力主情报工作要以情报研究为主导,从事了《情报研究量化分析》的国家重点课题研究,主编了《情报研究方法论》学术专著,开展了国家重点课题《情报研究的国内外比较研究》,推动了量化分析在我国情报界中的应用,50 年来孜孜不倦,为我国情报研究工作的发展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1990年,在《情报研究方法论》一书中,他对情报研究的基本含义做了如下的表述:情报研究是根据特定需要对情报信息进行定向选择和科学抽象的研究活动,是情报工作和科技工作相结合的产物,是一类科学劳动的集合。所谓定向选择,就是根据特定的需要进行的情报搜集和信息整序工作。所谓科学抽象,就是透过现象,揭示研究对象的本质、规律和联系的思维过程。定向选择和科学抽象的结果,必然形成新的情报或情报集合。没有定向选择就缺乏情报性,没有科学抽象就缺乏研究性。情报性和研究性的结合形成了情报研究的基本特色[6]。此论述表明,情报研究的基本含义就是对信息的获取和分析,并对分析的基本方法做了高度的概括,就是包含科学思维、文献计量、数理统计、专家调查和系统分析等在内的科学抽象,形成新的情报产品,因此是一种知识创造活动,并把课题选择、情报搜集、信息整序、科学抽象、成果表达和成果评价作为中国情报研究的基本程序,建立了情报研究方法论[6]。他认为,情报研究也是一种Information 的Intelligence 化活动[7]。情报研究的合理做法应当是科技情报与经济情报相结合、国外情报与国内情报相结合、文献调查与社会调查相结合、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相结合、自行研究与合作研究相结合、情报研究与咨询研究相结合[6],大力推荐各级情报机构实行以情报研究为主导,信息资源建设为基础,信息技术为手段的情报工作模式[8]。

鉴于当前情报机构鱼龙混杂的局面,包昌火先生提出了区分情报机构和信息机构或图书馆机构的基本标准是情报产品的生产,把生产决策所需的分析性情报和可行性方案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重点关注组织的战略和安全问题,而非生产一般的信息或信息技术产品则是情报机构的基本特性[9]。因而那些不以情报产品的生产为主要任务,不起领导集团的耳目、尖兵和参谋作用的一般研究或服务机构不应属于情报机构之列。

力推竞争情报的应用

竞争情报的崛起是国际情报界的一个重大事件,它顺应了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是人类社会在信息化的基础上向情报化和智能化发展的重要征兆,将会对全球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产生重要的影响。

正当我国情报界开始偏离情报工作的正确定位,泛信息化思潮开始泛滥之时,包昌火先生力推竞争情报工作在我国的应用,组建中国科技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推动北京市竞争情报示范工程,编撰《竞争情报丛书》,承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模式和运行机制研究》等,是我国竞争情报事业的重要奠基人和领跑人,使竞争情报成为我国情报界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崭新的科技和经济情报工作范式,功莫大焉。

包昌火先生认为,竞争情报是关于竞争环境、竞争对手和竞争策略的信息和研究,它既是一种过程,又是一种产品,主要涉及环境监视、市场预警、技术跟踪、对手分析、策略制定、竞争情报系统建设和商业秘密保护等领域,而竞争对手分析则处竞争情报的中心地位。包昌火先生在上述各领域都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奠定了我国竞争情报的理论基础和工作方法,例如:

a.他主持编撰了《竞争对手分析》论著[10],构建了竞争对手分析论纲,采取市场、能力和时间三种视角,将竞争对手分析方法以市场维、能力维和时间维相聚类,从而形成了分析竞争对手在一定时空条件下的状态和意图的知识体系,即三维分析法[11],因而为竞争对手分析技术的研究和应用提供了思路和框架。

b.他高度重视情报系统建设在发展竞争情报工作的基础性作用,提出了建立人机结合、具有三大网三个系统、一个中心和六大功能的竞争情报系统ompetitive Intelligence System, CIS ) 的 基 本 框[12],以此为指导开展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企竞争情报系统的模式和运行机制研究》 (项目编号70085) [13],编撰《企业竞争情报系统》专著[14],代了当时国际上关于竞争情报系统建设的最新进展。

c.他十分关注人际网络在情报工作中的作用,1998 年,在我国情报界率先引进了人际网络理论[12,15],2006 年,包昌火先生推荐了人际情报网络理论,系统地提出了人际情报网络构成论、人际情报网络资源论和人际情报网络平台论[16],大大提高了情报工作的科学性、特殊性和价值性,也将情报学和信息学(Information Science)相区别,进一步确立了情报学的社会科学属性,填补了我国情报学研究的一大空白。

他认为,人际情报网络(Human Intelligence Network)是人际网络的一种表现形态,是应情报工作的需要而构建的一种人际网络,是竞争情报工作和竞争情报系统的一项基础建设,是情报从业者获取、分析和传播非公开信息和隐性知识的重要平台。

为此,他主持构建了小核心、大范围的人际情报网络和依据业务需求建立的人际情报网络结构,从而使人际情报网络具有高效性和可操作性[16]。

他认为人际情报网络本质上就是关于“Who Knows Whom”和“Who Knows What”的知识,因此绘制人际资源地图是实施人际情报网络管理的重要措施。

构建信息分析的知识体系

随着全球信息化的兴起,信息分析( Information Analysis)开始崭露头角,成为情报界的新宠。2003 年,在“竞争情报的崛起和发展冶一文中[11],包昌火先生认为,信息的序化和转化应是情报学研究的两大核心领域。信息转化,又可称信息分析或情报研究。 视角不同,称谓各异。视信息为始点和原料,对信息进行分析,称信息分析;视情报为终点和结果,把分析过程视作情报的生产过程,称情报研究。信息组织、信息检索、信息构建、信息管理等主要属信息序化的范畴;情报研究、竞争情报、数据挖掘、知识发现等主要属信息转化的范畴。

2006年,包昌火先生进而认为,所谓信息分析就是通过系统化过程将信息转化为知识、情报和谋略的一类科学劳动的统称,从数据挖掘、市场调查、竞争情报到软科学研究,形成了一条很宽的研究谱带。 鉴于Intelligence 兼具信息、情报、谋略和能力的含义,因此从内涵上看,信息分析的本质也是 Information 的 Intelligence 化,这就是他把信息分析和情报研究看作同义词的基本依据。 当前信息分析已越出了情报界的范围,广泛地进入了咨询、商务、金融、电信等领域,扩展至国民经济的各行各业,从而实际上成为我国情报研究的主要称谓[17]。

因此,包昌火先生编撰了《信息分析丛书》,并在丛书之一的《信息分析和竞争情报案列》一书中,继《情报研究方法论》之后,又构建了信息分析的知识体系,并附有详尽的案例,不能不说这是包昌火先生对我国情报学发展的又一大贡献[18]。

信息分析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因而具有很强的系统性,并遵循一定的程序和方法,为此,他将信息分析区分为经济学、系统学、计量学、社会学和统计学5大门类、34小类,从定义、发展、流程和应用4个方面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概括,形成了关于信息分析方法的简明词条,构成了信息分析方法的知识体系:

经济学方法,包括最佳实践调查、竞争力评价、竞争态势分析、定标比超分析、价值链分析、情景分析、5种力量产业模型、竞争对手分析模型、博弈分析、投入产出分析、技术经济分析、数据包络分析;

系统学方法,包括层次分析法、系统动力学方法、综合评价方法、灰色系统方法、最佳化方法;

计量学方法,包括词频分析、引文分析、内容分析、专利分析、数据挖掘;

社会学方法,包括社会调查方法、市场研究方法、专家调查方法、人际网络方法、头脑风暴方法;

统计学法方法,包括多元分析、主成份分析、因子分析、聚类分析、时间序列分析、趋势外推法、指数平滑法。

这些分析方法与 134 个案例相配合,使全书更具科学性和可读性,是迄今为止关于信息分析方法和案例的集大成者。

建立情报研究和竞争情报学科

包昌火先生在其职业生涯中一直主张建立情报研究学科和竞争情报学科,反对把其排斥在情报学学科分支之外。

早在1990 年,包昌火先生在《情报研究方法论》一书中就从情报学的重要分支、情报研究学的基本内容、情报研究学的理论基础和情报研究学的基本特征4大方面,系统地论述了建立情报研究学的主张[6]。

认为情报研究学是以社会的情报研究活动为对象,以指导人们从事情报研究活动为己任,研究情报研究工作的理论和方法的一门科学,主要内容包括情报研究学的基础理论、情报研究方法论、情报研究系统、情报研究管理、情报研究的基本建设、情报研究的需求调查和情报研究学的应用研究。 它的形成和发展将会大大促进情报研究工作的发展和情报研究方法的建设,使情报研究工作建筑在科学的基础上。

2003年,鉴于竞争情报在全球的蓬勃发展,包昌火先生又提出了建立竞争情报学科的主张[11]。认为全球竞争情报在理论、方法、技术、系统、文化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和骄人业绩,为构建竞争情报学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2年,包昌火先生在总结竞争情报引入的历史贡献和回顾我国竞争情报发展历程的基础上,首先把竞争理论、情报理论、博弈理论、人际网络理论和信息转化理论视为竞争情报的基础理论,构建了以竞争情报循环为主线,竞争情报生产为核心,由理论、管理、方法、教育和应用5 大模块构成的竞争情报学科体系,走在了国际竞争情报学术研究的前列[19]。

倡导中国情报学向 Intelligence 回归

耳目、尖兵和参谋是国家赋予科技情报部门的历史重任和战略定位,凸显了情报工作的 Intelligence 特性。但一些情报学家从一开始就将中国情报学与 Information Science相联系,而 1992 年国家科委情报改信息的行政决定,更让中国情报学研究与 Intelligence分道扬镳,从而背离了我国情报工作的宗旨和实际,偏离了政府和企业的决策活动,偏离了情报生产这一核心领域,严重的影响了我国情报事业的发展,削弱了我国情报机构在国家和企业在决策中的地位。

值得庆贺的是,包昌火先生不仅在情报研究和竞争情报两大领域做出了卓著贡献,而且还引领了我国情报学研究的Intelligence 方向,是中国情报学研究的Intelligence 范式的重要倡导者。

鉴于中国情报学情报缺失的重大弊端,早在1996年,他就提出了 Intelligence 和中国情报学研究的重大命题[7];2006 年,他又明确地指出,情报总是与组织的战略和安全紧密相关并为之服务,成为它们的导向和基础。 古今中外,政治经济,概莫能外。 情报对组织战略和安全的导向和支撑作用,主要是通过信息的搜集和分析来实现的。 因此,信息的序化和转化应是我国情报学研究的两个基本问题[17]。实际上,早在1985年,包昌火先生就系统地论述了情报部门应当把科技发展战略的研究作为主要任务[20],并把自己的毕生精力贡献于常规兵器的发展战略和关键技术研究。2009年,包昌火先生发表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再谈 Intelligence 与中国情报学一文[21],指出 Intelligence 的基本含义是对环境变化的认知和应对,非常贴切耳目、尖兵和参谋的功能。Information 难当此任。认为 Information 的 Intelligence 化简洁的表述了信息和情报的联系和区别,它既是一切情报活动的基本任务,也是我国情报学研究的核心问题。我们浓墨重彩研究的不应是 Information,而应是Intelligence,不应是 Information Science,而应是Intelligence Studies。2011年,他以老一辈情报人的执着,发出了还中国情报学以本来面目的呼唤:归去来兮,回归情报,回归 Intelligence,弘扬情报工作耳目、尖兵和参谋的作用,重视对竞争环境、竞争对手和竞争策略的研究,推荐以情报研究为主导,信息资源建设为基础,信息技术为手段的情报工作模式,转变我国情报工作的发展走向[22]。2012 年包昌火先生再一次提出:中国情报学是我国情报从业者的一个重大创举,它包含了信息序化和信息转化两大议题,为国际情报界所罕见。 因此,正名和重构情报学是摆在新世纪我国情报机构和情报从业者面前的光荣使命[23]。

事实上,包昌火先生在文献[9]中,从科学定义情报概念、科学定义情报学的学科范围、重构科学的情报价值链、建立科学的情报活动流程、科学界定情报机构、建立科学的信息转化理论、重视对钱学森情报思想的研究、重视对 Intelligence Studies 的研究和重视对中国实际的研究等9 大方面系统的提出了重构中国情报学的构想,勾画出中国情报学的未未蓝图,这是对1996 年提出的 Intelligence 与中国情报学研究命题[7]的具体解答,是包昌火情报学主张的清晰表述。

总之,大道至简,包昌火先生在《中国情报学发展的重要篇章—包昌火情报工作论证集萃》一书的序中对他的情报思想做了这样的归纳[24]:

我认为情报是一个组织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感知和响应,是一切组织和个人的生存之道,是国家和企业的大计,不可不察和或缺;

我主张中国情报学的英文表述不应是 Information Science,而应是 Intelligence Studies。中国情报学应当建立在Information 和Intelligence 两大基石上,并把Information 的 Intelligence 化,即把信息转化为情报和谋略作为我国情报工作和情报学研究的核心任务,而非信息和知识的组织,后者是图书馆的世袭领地;

总结我一生在情报科学方面的工作和贡献,可归纳为在我国情报界从事和推进 Information 的 Intelligence 化活动,促进我国情报工作和情报学研究向 Intelligence 方向发展;

我坚信,随着我国经济市场化和情报需求社会化的发展,中国情报学一定会摆脱 Information Science 的迷思,走向 Intelligence Studies 的坦途。 一个屹立于世界之林的中国情报界一定会发展出无愧于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国情报工作的伟大实践和风云多变的时代风貌的中国情报论。在中国,情报必将成为一项受人尊敬的职业,将会是国家和企业生死攸关的大事。

 

参考文献

[1]邱均平,杨思洛,王红星. 基于引文分析的竞争情报研究现状探析[J]. 情报学报,2010(4):737-734

[2]李颖,姚艺. 对我国竞争情报研究最具影响的学术论著分析—基于 CSSCI(1998 -2009 年)的数据[ J]. 情报理论与实践,2011(12): 64-68

[3]马海群,吕红. 基于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的中国情报学知识图谱分析[J]. 情报学报,2012(5):470-478

[4]李伟,姜志红,李沛,等. 国内情报学领域文献计量学研究[J]. 情报学报,2012(7):737-747

[5]高小强,张昊. 竞争情报领域作者的知识角色识别研究[J].情报杂志,2013,32(3): 60-65,77

[6]包昌火. 情报研究方法论[M]. 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0:1-26

[7]包昌火. Intelligence 和中国的情报学研究[J]. 情报理论与实践,1996(6):6

[8]包昌火, 王秀玲,李艳. 中国情报研究发展纪实[J]. 情报理论与实践,2010(1):1-3

[9]包昌火,李艳. 情报缺失的中国情报学[J]. 情报学报,2007(1):29-34

[10] 包昌火,等. 竞争对手分析[M]. 北京:华夏出版社,2003

[11] 包昌火,张燕,黄英. 竞争情报的崛起和发展[J]. 情报学进展:2002-2003 年度评论,2003,5(12):310-374

[12] 包昌火. 加强竞争情报工作,提高我国企业竞争能力[ J]. 中国信息导报,1998(11):33-36

[13] 包昌火,等.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模式和运行机制研究[R].北京:中国兵器工业第210 研究所,中国科技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2000

[14] 包昌火,等.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M]. 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

[15] 包昌火,谢新洲,申宁. 人际网络分析[ J]. 情报学报,2003(3):365-374

[16] 包昌火,李艳,王秀玲,等. 人际情报网络[J]. 情报理论与实践,2006(2):129-141

[17] 包昌火,谢新洲. 关于我国情报学研究中若干问题的思考—写于《信息分析丛书》前言[J]. 情报理论与实践,2006(5):513-515

[18] 包昌火,江洁,王秀玲,等. 信息分析和竞争情报案例[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9] 包昌火,李艳,包琰. 论竞争情报学科的构建[J]. 情报理论与实践,2012(1):1-9

[20] 包昌火. 对科技发展战略研究的几点建议[J]. 兵工情报工作,1985(5):19-20

[21] 包昌火.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再谈 Intelligence 与中国情报学[J]. 图书情报工作,2009(8):5-7

[22] 包昌火. 让中国情报学回归本来面目[J]. 情报杂志,2011,30(7):1

[23] 包昌火. 对我国情报研究中若干问题的反思[J]. 图书情报知识,2012(2):4-6

[24] 包琰. 中国情报学发展的重要篇章—包昌火情报工作论著集萃[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包昌火:论竞争情报学科的构建
下一篇:产业竞争情报用户细分方法——以风能产业为例
  >>发表评论

SMR竞争情报第47期(201312..

如何应对异业竞争;中小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构建设想;情报信息的深度挖掘;社交媒体改变传统情报搜集;情报分析人员的角色作用;抽...
  
咨询热线:020-22263635 咨询QQ:2427205941/185295658
电话:(86)020-22263376 传真:(86)020-22263218 E-mail:ci@smr.com.cn
地址:广州市环市东路334号市政中环大厦17楼 邮编:510080
广州赛立信商业征信有限公司 sinoci.com.cn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102295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626号